1. <cite id="qxlmg"><rp id="qxlmg"></rp></cite>

      <u id="qxlmg"></u>

        精彩小說盡在QQ1234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軍事→ 流亡的帝國

        流亡的帝國

        作者:夏龍河 主角:李定國、馬吉翔  來源:長江中文網

        連載免費 復仇重生

        逃亡的帝國,大明最后一個皇帝逃亡緬甸的凄絕往事。 這是一個講述南明帝國被以吳三桂等為首的清軍追殺,四處逃亡,最終幾十萬軍民逃亡緬甸的故事。 永歷皇帝從妄圖篡逆的秦王孫可望逃脫出來后,逃到昆明。卻遭到滿清三路進攻。...

        20.3萬字 更新:2019/01/14

        在線閱讀

        • 讀書簡介
        • 章節目錄在線閱讀
        • 評論

        逃亡的帝國,大明最后一個皇帝逃亡緬甸的凄絕往事。 這是一個講述南明帝國被以吳三桂等為首的清軍追殺,四處逃亡,最終幾十萬軍民逃亡緬甸的故事。 永歷皇帝從妄圖篡逆的秦王孫可望逃脫出來后,逃到昆明。卻遭到滿清三路進攻。

        免費閱讀

        鄭國他們趕到永歷帝居住的“文華殿”的時候,是一六五四年的正月初六。文華殿里的小朝廷雖然清苦,但是每個新年,在小皇帝的眼里都有特殊的意義。

        永歷帝把每個新年都看成新的開始,看成大明王朝的新生,因此每個大年初一,他都要請了周圍的和尚道士等擺道場念經,按照慣例,私祭先祖,祈求天上神仙,地下眾鬼,還有英勇的列祖列宗保佑,然后,接受文武百官的祝賀。

        永歷小朝廷靠著孫可望每年撥付的八千兩銀子過活。這八千兩銀子除了給文武大臣太監宮女們發點兒薪水,小皇帝手里常常連買棵蔥的錢都沒有。至今在當地流傳著一種說法,說永歷帝居住的地方沒有窗戶,如果下雨天順便刮風,那雨便會借著風勢飄進他的屋子里。小皇帝苦不堪言,求知府危應旭給弄塊油紙遮一下窗戶。危應旭不允,說秦王沒有這個預算。刮個風下個雨的權當給您的屋子清新一下空氣,您就將就著過吧。

        文華殿自然不會連窗戶都沒有。不過小皇帝手里很窮,這是不爭的事實。但是再窮這年也得過,要給文武大臣太監宮女們多少表示一下,好在永歷帝多少還有些積蓄,每年過年就靠賣點兒珠寶古董維持。

        安龍本來是個小地方,永歷帝來之前,叫安隆千戶所,孫可望把永歷帝安置在這里以后,國內外很多商人聞風而來,安龍很快成為了貴州商業最興旺的地方,永歷帝想賣點東西,市場還是有的,價格也賣得比較高。

        賣了古董有了錢,過年就比往常要熱鬧些,要顯得闊綽些。永歷帝也極力想在這漫天的陰霾中,給屬下多營造一些快樂,加上皇宮里的宮女嬪妃們都是年輕人,平日憋得狠了,抓住這機會拼命地鬧,皇上和心緒重重的太監們也顧不得怪罪,因此,皇宮里的新年雖然有些清苦,卻也不乏熱鬧。

        永歷帝第二次派到李定國軍中的信使終于回來。李定國在回信中說“臣定國一日未死,寧令陛下久蒙幽辱,幸稍忍待之。臣兄事可望有年,寧負友必不負君。”看了李定國回信的永歷帝心情大好,每日想法與孫可望周旋,同時盼望李定國早日到來。

        接到鄭國求見皇帝的稟告時,永歷帝正在蘇貴妃的房中看蘇貴妃給他縫龍袍。龍袍還是當年在肇慶登基時做的,八年了,這件質地良好的龍袍很多地方開縫破爛,幸虧蘇貴妃手工出眾,每每都能把破處縫補得完好如初,永歷帝才不至于穿著一件破爛會見大臣。

        蘇貴妃邊縫衣服,邊跟永歷帝聊天。這蘇貴妃年輕,只有二十出頭,人單純,樂天派,不像太后皇后什么的天天的憂國憂民,因此永歷帝煩悶之極的時候,就喜歡來這個小貴妃處坐一坐。

        當下,蘇貴妃邊縫衣服,邊跟永歷帝說:“皇上,您不用愁啊,實在不行,這皇帝就不當了唄,咱隨便找個地方,我繡花也能養活您。”

        永歷帝搖頭笑了笑,說:“我這個皇帝當與不當,不是我說話算的。大明有危難,容不得我坐視不理。”

        蘇貴妃快人快語,說:“當初在肇慶,皇上有軍隊,有丁魁楚等一干大臣,皇上都被打得一溜煙的跑,現在要人沒人,要兵沒兵,您手下那些大臣太監的,天天就知道帶著您發愁,照我說,恐怕這皇帝還真……。”蘇貴妃嘴太溜,差點就說出“還真沒幾天當頭了”的話來,但是她終究是貴妃,縫衣服的間隙,抬頭看了看皇上,看到永歷帝一臉的不高興,她忙改口,說:“……還真不好當。”

        永歷帝自然明白這個蘇貴妃想要說的不是這一句,不過,永歷帝權作不知道。其實,他喜歡的何嘗不是蘇貴妃的肆無忌憚快人快語。當然,這快人快語沒有那么多的圓滑和理性,很多時候就能莽撞地觸到永歷帝的痛處,永歷帝只能呲呲牙,忍著。

        蘇貴妃還想再跟永歷帝說幾句,吳公公就從外面一路倉皇的跑了進來。永歷帝有些詫異,抬頭看著面色慌張的吳公公。吳公公盡力壓著口氣,說:“皇……皇上,不好了,鄭將軍來了,他……他要見您?”

        永歷帝有些不高興,問:“鄭將軍?那個鄭將軍?”

        吳公公回說:“秦王手下的鄭國將軍,皇上見過的。當年迎接皇上進入安龍府就是他。”

        聽說是秦王的人,永歷帝就更不高興了,說:“你告訴他,我現在沒空見他。”

        吳公公一臉的沮喪,說:“皇上,這鄭國氣勢洶洶,恐怕……不見不行。”

        永歷帝一愣:“怎么了?他還敢動朕不成?”

        吳公公小聲說:“皇上還是去見見吧。鄭國此次來,肯定是奉秦王之命而來。皇上不見,恐怕會讓秦王不高興,現在安西王還沒確切消息,我們不能跟秦王鬧翻。”

        吳公公這么一說,永歷帝就有些害怕了,他問:“這個鄭將軍沒說什么吧?”

        吳公公說:“沒有。就說要見皇上。”

        永歷帝隨著吳公公來到正殿。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這個鄭國沒有經過宣召,竟然自己就進了正殿,還坐在離龍椅不遠的一張椅子上。

        吳公公自然也覺得此事荒唐,因此小心地看了眼永歷帝,又看了看端坐在椅子上的鄭國。鄭國坐著,看到永歷帝滿臉壓抑不住的怒火,輕輕笑了笑,才站了起來,對永歷帝鞠躬,說:“鄭國見過皇上。”

        吳公公哼了一聲,說:“鄭將軍,皇上可是一國之尊,即便是秦王見了皇上,都要行叩拜大禮,你莫非比秦王還要居大嗎?”

        鄭國呵呵一笑,說:“吳公公休要發火,我這次來,正是奉了秦王命令,有事要當面請教皇上的,皇上設計危害秦王,秦王非常憤怒,既然皇上沒有了君之大德,我鄭國何必講究君臣之道?”

        吳公公大怒:“鄭國!你竟然敢對皇上出言不遜!皇上什么時候危害秦王了?”

        永歷帝何等聰明,鄭國的話一出口,他就知道讓安西王護駕的事兒泄露了。永歷帝長出一口氣,對吳公公說:“吳愛卿,此事我必然要跟鄭將軍問個清楚,你不必多言!”

        吳公公閉嘴。

        永歷帝身高臂長,相貌堂堂,頗具帝王之氣。他一步步朝自己的座位走過去,鄭國不由得站起來,退到一邊。躬身站立。

        永歷帝坐下,看了看鄭國和他帶的幾個壯漢,沉聲說:“鄭將軍,大明雖然國運不昌,但是依然有百萬軍士在為大明浴血拼殺,朕雖然不才,卻是大明正朔,皇家正宗,爾等如此放肆,不經稟告不說,還帶人進入皇宮,敢問將軍,這是想弒朕嗎?”

        鄭國雖然囂張,但是永歷帝的皇家威嚴,還是讓他不由得弓下了腰,他說:“臣不敢。臣只是奉秦王命令,想問皇上幾件事兒,此乃秦王所托,臣不敢不遵守。”

        鄭國抬出了秦王,自然知道永歷帝雖然貴為皇帝,現在卻是在秦王控制之中,你皇上長得再牛逼,再威嚴十足,手中無兵無將,受人節制,也翻不出人家的手心去。

        果然,剛剛還派頭十足的永歷帝蔫了,他對一邊橫眉立目的吳公公擺了擺手,然后說:“鄭將軍請講。”

        鄭國抬起頭,看著永歷帝,說:“皇上,秦王聽人說您讓人帶了手諭去找安西王,讓安西王來護駕,可有此事?”

        吳公公一聽鄭國問這個,嚇得不由倒吸一口冷氣,朝后倒退幾步,靠在了墻上。吳公公的舉動鄭國看得一清二楚,他咧著嘴角,無聲地笑笑,逼問皇帝:“皇上,秦王忠心耿耿,將您接到此地安住,自己卻為了大明的復興在前方浴血殺敵,您在手諭中卻說秦王意欲謀逆,此言差矣,假如秦王想謀逆,他本來已經在此地稱王,為何還要把皇上請來,并自廢國號,尊您為皇帝?皇上,您勾結外人,誣蔑大臣謀逆,不知是何居心?”

        鄭國的話句句都帶著刀子,永歷帝被這個得勢小人的狂妄驚得目瞪口呆,一時無話反駁。

        吳公公卻替他說:“請鄭將軍自重,不要妄自非議,皇上從來就沒有派人送什么手諭給安西王,更沒有讓安西王護駕。秦王對皇上忠心耿耿,大明皇上豈能背信棄義?”

        鄭國對吳公公喝道:“我是在問皇上,你一個太監,插什么話?!”

        查看全文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軍事小說排行

          人氣榜

          xvideos中文网热国产无码xvide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