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sdgxr"><object id="sdgxr"><input id="sdgxr"></input></object></rp>
<li id="sdgxr"></li>

<dd id="sdgxr"><pre id="sdgxr"></pre></dd>

    1. <span id="sdgxr"></span>
      <dd id="sdgxr"><track id="sdgxr"></track></dd>

        精彩小說盡在QQ1234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都市→ 我在東北那些年

        我在東北那些年

        作者:那血 主角:馮斌 林如月  來源:酷愛書院

        連載免費

        由作者那血最新創作的《我在東北那些年》小說最近非常火爆,該小說的男女主角是馮斌林如月,作者大大的文筆流暢、細膩,故事情節扣人心弦,男女主角形象塑造飽滿,推薦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精彩內容:馮斌大學畢業以后,應父母要求回到東北沈河區創業。在回家的路上,馮斌邂逅了楊陽美女。后來,在表哥的幫助下,馮斌在一家商場找到了工作。...

        38.4萬字 更新:2019/09/12

        在線閱讀

        • 讀書簡介
        • 章節目錄在線閱讀
        • 評論

        由作者那血最新創作的《我在東北那些年》小說最近非常火爆,該小說的男女主角是馮斌林如月,作者大大的文筆流暢、細膩,故事情節扣人心弦,男女主角形象塑造飽滿,推薦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精彩內容:馮斌大學畢業以后,應父母要求回到東北沈河區創業。在回家的路上,馮斌邂逅了楊陽美女。后來,在表哥的幫助下,馮斌在一家商場找到了工作。

        免費閱讀

        這個忍辱負重的女人好像天生就享受不了安逸的生活,當早上的晨光嶄露頭角的時候,她就在責任的催促下起床了。她看了一眼還在睡夢中的馮萬福,昨晚那種震耳欲聾的鼾聲已經被均勻的呼吸聲所取代。李春云沒有忘記昨晚的事,但經過一夜的休息,她的心情平靜多了,況且早上還有一大堆事情需要她操勞,她也顧不得那么多了。當下要做的就是洗臉刷牙,然后招呼兒子起床。

        李春云來到客廳,發現曲淑琴老人在廚房看著一鍋正在爐火上冒著騰騰熱氣的粥,就走過去問道:“媽,這么早就起來了。”

        “小云,昨天晚上幾點回來的啊?”

        “到家的時候好像都半夜了,”李春云回憶道,“媽,昨天萬福是不是又喝多了。”

        “沒有,就跟同事喝了一點,到家的時候已經醒酒了。”

        李春云對曲淑琴的這種態度已經見怪不怪,就當是自找沒趣。曲淑琴老人對她的寶貝兒子向來袒護,這種袒護沒有原則,無論馮萬福在外面做了什么事,在老人眼里都沒有過錯。就拿喝酒來說,曲淑琴從沒有批評過他,不是裝聾作啞,就是在李春云動怒的時候充當和事老。李春云又不能跟老人生氣,別看馮萬福平時和和氣氣,可誰要是說他母親幾句,就仿佛成了他不共戴天的仇人似的。這娘倆一唱一和,根本不給別人見縫插針的機會。

        “媽,你去把阿斌叫起來吧,一會兒又該手忙腳亂的了,讓他早點起來收拾書包。”說完,李春云就去洗手間洗漱了。

        叫馮斌起床并不是一件令人頭疼的事,他的精力一直很充沛,三兩下就能從床上爬起來,洗臉刷牙完全是應付了事,吃飯的速度也比一般的孩子要快,然后他就騎著母親親自帶他去車行挑選的那輛純黑色的自行車一路飆到學校。以前姐弟倆雖然是一起出家門,可是馮斌嫌姐姐騎得慢,總是撇下她,自己先行。

        不一會兒,馮三德從外面回來了,手里提著一袋子油條。

        馮斌坐下來就開始吃,邊吃邊問:“媽,姐姐在那邊上學了嗎?”

        “上了,快吃吧,別一會兒急三忙四的。”

        馮斌悶頭將飯吃完。其實這兩天他一直都不太適應,他已經習慣了和馮雪寒一起吃早餐,一起爭搶廁所,但是他畢竟已經是小學生了,不會再無緣無故地哭鬧和趴在地上打滾。在他這個年齡段,都認為自己已經能做許多大人做的事。馮斌背起書包,跟家里的所有大人打了招呼,就匆匆上學了。他一步兩級地跑下樓,對身體的平衡能力非常自信。來到車庫,他站在那里,并沒有馬上取出自行車。馮雪寒那輛粉紅色的女式自行車就停在他的自行車旁邊,從馮雪寒離開的那天開始,馮斌就開始這樣做了,他盡量把自己的車放在這輛粉紅色自行車的旁邊,他決定從今以后都要這樣做,即使位置被別的車占據了,他也要在這輛車旁邊挪出一塊地方來放自己的車。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堅持多久,也不知道這樣做有什么意義,在成年人的眼里,這樣做似乎還有些可笑和不吉利,因為馮雪寒畢竟只是去念書而已。但是馮斌不懂得這些世風習俗,他只想這么做,也許是希望當馮雪寒回來的時候,身邊的一切都跟她走的時候一樣吧。

        馮斌除了正常上學之外,周日還要參加一個退休老教師在家里辦的補習班。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學習任務繁重,但是他頭腦聰明,能夠應付自如。平時在學校,他跟班主任張老師的關系處得很好,上課的時候認真聽講,作業也認真完成,該放松的時候,他的活潑好動又給張老師一種朝氣蓬勃的印象。最重要的,他的品質無可挑剔,從沒有欺負過同學,有時候張老師到區教委辦事總是帶著他跟另一個同學,讓他們幫忙拿一些東西。雖然從老師的角度來講,這是可以利用的免費勞動力,但對于孩子們來說可算是莫大的榮譽了。所以馮斌的校園生活可以說是如魚得水,暫時跟煩惱告別了。

        馮斌來到學校的時間很早,目的是為了跟那些家住學校附近的同學一起踢球。那些人幾乎每天早早來到學校,在小操場上自以為是地賣弄著所謂的球技。不過,中央路小學的逐年蕭條是在所難免的,因為附近一直在斷斷續續的動遷,那些曾經無論白天還是黑夜都廝混在一起的小孩子們也被拆散了,學校的生源也逐年遞減。在這些踢球的學生當中,就有馮斌曾經的死對頭,如今的好哥們兒劉強。

        馮斌騎車的速度很快,看門的老大爺對這種騎車如奔命的學生基本視而不見,馮斌騎進學校,并沒有馬上把車停在前院的車庫里,而是繞過教學樓旁邊的小路,穿過一道半月形的拱門,直接騎到操場中央。只見他左手用力捏住前閘,身體向左傾斜的同時左腳點地,利用上半身的力量穩住車把,在慣性的作用下將車身甩出,來了一個漂亮的急停。周圍的同學看到他來了都很高興,有幾個外班的刺頭,平時以欺負低年級學生為樂,也不敢過多說三道四,因為馮斌身邊有個稱霸學年組的人物,那就是劉強。凡是跟劉強走得近的人,都仿佛沾了他的霸氣,讓人敬而遠之。

        “阿斌,怎么才來。”劉強遠遠地喊道。

        “還嫌晚,你知道我在路上騎得有多快。”馮斌說著把車騎到操場一旁停下。

        “你還是把車放到車庫去吧,別一會兒被球給悶了。”

        “沒事。”

        馮斌將車扔在一邊,跟大家一起踢球。他忘我地爭搶,即使跟別的同學拌在一起,或是被踢到身體,也依然沉醉在快樂中。有幾個低年級的學生,平時喜歡跟他們打成一片,為的是彰顯他們的與眾不同,也能提升他們在班級里的地位。每一年都是一個輪回,當這一屆的問題少年畢業了,這些五年級的學生則順利地繼承他們那自認為了不起的地位。

        馮斌正踢得興起,沖到前面去搶球,不料對面控制球的低年級生突然起腳,球硬生生砸到馮斌的腦門上。這一下挨得臉面全無,倘若換做別人,為了維護尊嚴,是一定要有所行動的,至少要裝裝樣子。

        “哥,沒事吧?”低年級生急忙走過來點頭哈腰,陪著笑臉,擺出一副擔驚受怕的樣子。

        “沒事,沒事。”馮斌表情痛苦地用手蹭了蹭額頭。他向來不欺負人,卻沒料到劉強突然沖了過來,對準低年級生的屁股,抬腿就是一腳,邊踢還邊罵:“你他媽的沒長眼睛啊。”

        被踢的低年級生非但沒有生氣,反倒像是得到了獎賞一樣表現出一副卑躬屈膝的媚態,連連對馮斌道歉。馮斌既不欣賞劉強的作風,也不鄙視他的恃強凌弱,在他眼里,這不過是一件小事。他晃了晃腦袋,拍拍低年級生的肩膀,告訴對方別在意,就直接跑開了。事件的主角一旦離開現場,劉強也就找不到亂使威風的理由了,也跟著重新爭奪起足球來。只不過這一次劉強像是自作主張要為馮斌報仇似的,只要球到了他腳下,他并不朝著球門踢,而是胡亂對著別人踢,使馮斌踢球的興致大為減弱。

        其實馮斌一直以來都不欣賞劉強的作派,在他看來,劉強這么做無異于一只瘋狗。自從姐姐替他出頭教訓了劉強,劉強便主動向他示好。其實他并不想和劉強成為朋友,但是他這個人是不會拒絕別人主動接近他的,所以當劉強向他示好的時候,他就妥協了。

        當時馮斌還不知道李春云正在承受著一股巨大的壓力和恐懼,就算他知道,也會因為年齡太小而理解不了。晚上放學的時候,他像每天一樣,在學校踢球到伸手不見五指才回家。

        “都六年級了還整天就知道玩。”李春云一反常態,“今天怎么又回來這么晚。”

        “我跟同學踢球啊。”馮斌理直氣壯地說,這種輕蔑的態度激怒了李春云。

        “你怎么不知道著急啊,你現在的成績是名列前茅嗎,這邊花錢補課,那邊整天就知道玩,以后放學必須按時回家。”

        馮斌很少從母親口中聽到這種命令的語氣,一時接受不了,反駁道:“又不是我一個人踢,別的同學也踢啊。”

        “別的同學,別的同學踢球你也踢,別的同學玩游戲機你也跟著玩,你看看你姐姐,明明跟你一般大,現在都已經一個人到外地念書了。”

        “姐姐也不是自己想去的,是你們讓她去的啊。”馮斌覺得媽媽有些蠻不講理。

        “姐姐都那么聽話,你就不能聽點話嗎?”

        這時候馮斌只需要順從李春云,就可以改變當時尷尬的對峙,但是他并沒有認為自己做錯了什么,那句道歉的話他不愿說。他拎起扔在沙發上的書包,朝屋里走去。

        曲淑琴老人正好從臥室出來,與馮斌擦肩而過。看到曲淑琴走了過來,李春云的心情更加沉重,她知道老人又想從中調解,她這樣做的結果只能是慣壞了孩子。可是這一次,老人的話卻出乎李春云剛才的設想。

        “小云,萬福還沒有回來啊?”

        “沒呢,不知道又到哪喝去了。”

        “等他回來,我得好好跟他說說,老這么喝哪行啊。”曲淑琴嘆了口氣,開始幫著李春云往飯桌上擺飯菜。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xvideos中文网热国产无码xvide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