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q4smd"></ruby>
<nav id="q4smd"></nav><em id="q4smd"><acronym id="q4smd"><u id="q4smd"></u></acronym></em>

      <rp id="q4smd"></rp>
    1. <em id="q4smd"><acronym id="q4smd"><input id="q4smd"></input></acronym></em>

      精彩小說盡在QQ1234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都市→ 至尊潛龍

      至尊潛龍

      作者:微少 主角:江致遠 韓初雪  來源:酷愛書院

      連載免費 逆襲

      由作者微少最新創作的《至尊潛龍》小說最近非常火爆,該小說的男女主角是江致遠韓初雪,作者大大的文筆流暢、細膩,故事情節扣人心弦,男女主角形象塑造飽滿,推薦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全文精彩內容:“少爺,懇請您跟我回京掌控大局!” 江致遠:不去,沒興趣。...

      24.4萬字 更新:2019/09/25

      在線閱讀

      • 讀書簡介
      • 章節目錄在線閱讀
      • 評論

      由作者微少最新創作的《至尊潛龍》小說最近非常火爆,該小說的男女主角是江致遠韓初雪,作者大大的文筆流暢、細膩,故事情節扣人心弦,男女主角形象塑造飽滿,推薦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全文精彩內容:“少爺,懇請您跟我回京掌控大局!” 江致遠:不去,沒興趣。

      免費閱讀

      君瀾酒店,頂樓總統套房。

      江致遠負手而立,站在豪華落地窗前,俯瞰南城。

      南城首富柳振南站在身后,面帶恭敬:“少爺,江家人到處都再打聽您的消息,現在江家大少被打斷雙腿,您父親又不肯問世,真的要坐視不管嗎?”

      江致遠沒有轉身,目光深邃,淡然道:“十八年前的雨夜,我年僅七歲,大雨傾盆我被趕出江家,在門口哭了一晚,江家人鐵石心腸,不管不問,第二天我高燒四十度,因為沒錢不敢去醫院,硬挺了下來。”

      “七歲,即便是普通人家的孩子,都應無憂無慮,而我因說不得花言巧語,討不得江家人歡心,正面指責江家商業破綻,被趕出江家,十八年來,江家可曾還記得我是江家的人。”

      “現在,我當年指出的商業破綻,一一被無限放大,江文彬性格太狂又被人打斷雙腿,才來千方百計的打聽我的下落,江家,未免太不把我江致遠當人看了。”

      柳振南點了點頭,提醒道:“可是少爺,您若不回去,江家遲早保不住京城前三大家族的地位,到時候......”

      “到時候又怎樣?我的事,何須你來指手畫腳?”

      江致遠轉過身,冷眼望著柳振南,嚇得柳振南渾身一顫,頓時慌了神,趕緊低頭道歉:“少爺我不是這個意思,是我多嘴了,請少爺原諒!”

      “我希望你擺正自己的地位,雖然你現在是南城首富,但你要知道你的地位是怎么來的,記住,你不過是提線木偶罷了。”

      說完,江致遠便轉身離開,自始至終,他身上都散發著強大的氣場,壓的柳振南喘不過氣,這不是能裝出來的,而是久居上位,長時間積累而成。

      “明白,少爺,您慢走!”

      江致遠離開后,柳振南冷汗直流,背后涼風陣陣,他深刻知道眼前這個男人多么的可怕,簡直可以稱為奇才,無論城府與心機,絕不是江家大少比得了的。

      七歲,便可以指出江家商業上的破綻,只怪那時候江家人目光短淺,極度膨脹,不僅沒聽進去江致遠的話,甚至在江文彬的挑破離間下,以詛咒江家衰敗之名,把江致遠趕了出去。

      而柳振南,原本不過是南城做小生意的,在江致遠的指點下,一年間,便成了南城首富,享譽財富與地位。

      這一切,都是江致遠給的。

      江致遠曾說過:“不要想著背叛我,我能造出一個柳振南,便能造出第二個,甚至十個,并且,我還沒有學會原諒二字。”

      在江致遠離開十分鐘后,柳振南才走下樓,坐上自己的黑色奔馳,因為是見江致遠,柳振南司機都沒敢帶。

      “經理,你看這個大叔是什么人,看起來挺有派頭的!”

      “大叔?”經理冷笑一聲:“趕緊把你的嘴巴閉上,這是南城首富柳振南,咱們這家酒店,不過是人家一點皮毛生意罷了。”

      “啊?”女孩驚呼:“柳振南,我竟然近距離看到了一次電視上才能見到的人物......”

      此刻,江致遠走在回韓家的路上,手里拎著剛在路邊攤位上買的蔬菜,而現在江致遠的身份,是南城一個二線家族,韓家的上門女婿。

      江致遠的表情有些冷漠,從小,自己的大哥品學兼優,任誰都覺得江文彬日后肯定是人中龍鳳,可江文彬卻囂張跋扈,得罪了宇文家族的人被打斷了腿。

      現在江家無人主持大局,否則以江家的地位與財產,在屹立個十幾二十年不是問題。

      回到家中,江致遠把蔬菜放到廚房,發現韓初雪已經回來了,換上了一身純白色的連衣裙,漏出雪白的細腿,精致的淡妝,錦上添花,看的江致遠有些癡迷,笑道:“初雪,你今天怎么回來這么早?”

      望向江致遠,韓初雪雖心中失落,不過還是嘆氣道:“今天有個行業交流會,你回房間換一身像樣點的衣服,跟我一起去吧。”

      聞言,江致遠有些發愣,趕緊點了點頭,轉身回房間換衣服。

      韓初雪坐在沙發上,這個男人不知道讓她失望了多少次,她多希望他哪怕拿出一點本事,自己也不會再讓家里的親戚看不起,但他卻是個廢物,南城有名的窩囊廢。

      三年來,他除了洗衣做飯什么都沒做過,如果不是今晚韓初雪怕行業里那些男人對自己搭訕,她絕對不會帶著江致遠去的。

      京城豪門出身,江致遠的底子很好,回房間換上了一身銀色的西裝,身上倒是頗有幾分氣質,這是他和韓初雪結婚的時候,韓初雪給他買的西裝。

      看到江致遠身上有了點氣質,韓初雪的心情也稍微好了點。

      君瀾酒店,二樓待客大廳。

      江致遠有些苦笑,沒想到自己一天來了這里兩次,而君瀾酒店,的確是南城首屈一指的貴族酒店,在這里,可以一晚上豪擲萬金,彰顯身份和地位。

      “進去的時候你就找個角落坐著,少說話,我不想因為你丟臉。”韓初雪提醒道。

      江致遠點了點頭,絲毫不在乎的樣子,畢竟今晚在場的所有人,江致遠看他們,如同俯瞰螻蟻一般。

      韓初雪一身白色的晚禮服,靚麗的身姿,款時簡答大方優雅,一進門便成了場內的焦點,不少業內同行紛紛前來打招呼,倒是江致遠在一旁有些默默無聞,黯淡無光。

      所謂行業交流會,明面上都是打著交流業務,促進合作的幌子,其實大部分是有錢的大少來這以權泡妞,進行潛規則,而韓初雪負責韓家的資源引進,自然要來多參加這種交流會兒。

      望著韓初雪端著酒杯,跟各類男人談著業務,心中即便是在厭惡,也要面帶笑容,江致遠坐在角落里,望著這一幕有些心疼。

      他一直在等,在等著有一天韓初雪可以主動牽起江致遠的手,那時候,江致遠抬手便可以給韓初雪整個世界。

      “韓總監,你可算來了,我們都嘮叨你好長時間了!”

      “就是的,你要是不來,我們與韓家這合作交情可就不深了啊!”

      “韓總監過來喝兩杯,我們可是知道韓總監的酒量驚人!”

      韓初雪一一應付著形形色色的人,這時候一個穿著黑色女款西服,帶著黑色眼鏡框的女孩兒上前挽住韓初雪的胳膊,大方道:“初雪快過來,我給你介紹一下今天的大人物,白銀川白大少,我悄悄跟你說,這是一個一擲千金土豪,聊好了絕對能讓韓家的生意上一大截!”

      “等下,我跟我老公說一聲!”

      一聽說老公,何婷婷瞥了一眼角落里的江致遠,撇嘴道:“你怎么還把這個廢物帶來了,這不是明擺著讓他來受挫的嗎?”

      “算了別跟他說了,白大少還在那邊等著呢,想見到白大少的機會可不多!”

      韓初雪被何婷婷拽到了一個穿著一身白色休閑服的男人面前,人如其名,一身白色的高檔服裝,如同冬季的白雪,十分耀眼。

      “初雪,這就是白大少,快跟白哥喝一個!”

      韓初雪點了點頭,端起酒杯朝著白銀川敬酒道:“白大少您好,我是韓家的副總,以后還望大少在韓家的生意上多多照顧。”

      望著韓初雪這樣的美女,白銀川眼前也是一亮,卻用著一副很斯文隨和的語氣說道:“韓小姐客氣了,能認識初雪這樣的美女是我白銀川的榮幸,以后韓家的生意我會多多照顧!”

      “那就多謝白少爺了!”

      白銀川笑道:“你就跟小凝一樣,叫我一聲白哥吧,不知道初雪有沒有興趣跟我跳一支舞?”

      韓初雪的臉上閃過一絲不悅,隨即淡然道:“不好意思白哥,我老公還在那邊坐著呢,這個舞恐怕是跳不成了。”

      白銀川順著韓初雪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正坐在角落里的江致遠,點頭道:“既然是這樣,那真是遺憾。”

      跟白銀川聊了幾句,韓初雪覺得白銀川是個不錯的人,雖然是大少,卻絲毫不紈绔,也沒有強人所難,喝了幾杯酒,韓初雪起身起上了趟廁所。

      衛生間鏡子前,韓初雪的眼眶有些微紅,她心里很委屈,為什么自己的老公一無是處,為什么就不能有白銀川一絲一毫的優秀。

      而此刻在大廳中,白銀川起身端著一杯酒走到江致遠面前,早在白銀川和韓初雪說話的時候,江致遠就注意到這個男人不是什么好東西,沒想到現在卻主動過來了。

      “你是韓初雪的老公?”

      白銀川本身在今晚的交流會就存在主角光環,大家的關注點都在他身上,此刻他說話的聲音又故意很大,以至于在場的人都知道這個男人是韓初雪的老公。

      “他就是韓初雪的老公?南城赫赫有名的窩囊廢啊?”

      “可惜了韓初雪這么極品的女人,竟然嫁給了這樣的窩囊廢。”

      “如果不是白少說,我真沒注意角落里還有個人。”

      面對眾人的議論紛紛,江致遠一改一笑而過,微笑著望著白銀川,一見面,便給了自己致命一擊,果然不是什么好玩意。

      白銀川站在江致遠的面前,居高臨下,優越感極強,突然把手中的紅酒灑在了江致遠的頭上,紅酒順著江致遠的頭發流了一臉,濕了身上的西裝。

      “實在不好意思,我手滑了。”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xvideos中文网热国产无码xvide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