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ite id="qxlmg"><rp id="qxlmg"></rp></cite>

      <u id="qxlmg"></u>

        精彩小說盡在QQ1234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軍事→ 紫袍

        紫袍

        作者:L丶心 主角:淡月、遺風  來源:閱路小說網

        連載免費 架空復仇

        先是沒料到以為故去多年的侄子竟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后是想不到遺風也是一身黑衣,再是萬萬想不到,他這身黑衣竟是為了西陵家的仇人——先王的女兒,當今執掌朝政的清日殿下而穿。讓西陵客死也想不到的是,遺風的出手,是為了清日殿下來滅自家人。...

        8.3萬字 更新:2018/12/25

        在線閱讀

        • 讀書簡介
        • 章節目錄在線閱讀
        • 評論

        先是沒料到以為故去多年的侄子竟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后是想不到遺風也是一身黑衣,再是萬萬想不到,他這身黑衣竟是為了西陵家的仇人——先王的女兒,當今執掌朝政的清日殿下而穿。讓西陵客死也想不到的是,遺風的出手,是為了清日殿下來滅自家人。

        免費閱讀

        想不通的事再琢磨下去也是白搭,西陵客迎著燭火站到她的身后,“倒是你,怎么會一直留在宮里做了宮人?”

        “著蒙氏拂景留宮為景妃守靈——先王一句話,我這輩子就被定下來了。”拂景訥訥,當年宣旨時的場景如在眼前,宣旨的內官所說的字字句句如在耳旁。

        她夜間輾轉難眠之時,那些畫面便隨心所欲地跳躍到她的面前,折磨著她心中的每一寸每一分。直痛得麻木,痛得每想起來那仿佛已是他人的事,才算罷休。

        一日日,一年年就這么煎熬著,熬到當年蒙家的小姐成了宮里的青衣,熬到那個春心待嫁的拂景小姐忘記這世上也有情愛二字。

        眼見著宮里的青衣放了一批,又進來一批,她的春日已關在宮門之外。

        她出神地想著極力要忘卻的事,沒留意他的眼自始至終不曾離開過她的身上,凝結成一團團的謎。

        “你好傻,景妃去便去了,你留在宮里也是枉然。怎能如此耗費掉自己的一生呢?當今的王上是你外甥,你若向他開口,自然會放你出宮。”

        拂景近乎絕望地搖了搖頭,“出不去了,我這輩子是再也出不去了。”

        說是不理的,可在西陵客開口之后,拂景到底還是沉默地轉身出門,前往斜清日殿的西隅,為他邀請同流著西陵家血脈的人。

        叩了叩院門,除了遺風,再無人會來開這扇門了。

        開門,四目相對,遺風眼里的是詫異,拂景臉上的是尷尬。雖同在宮中,可他們單獨相對的機會卻是……零。他心里清楚,自打他以一身黑衣進宮之日算起,她便有意避著他。

        這樣站著半晌,他沒打算請她進里面說話,她也沒打算進去一步。

        “跟我來,有人想見你。”

        她只說了這一句便挑著燈籠轉身往來路上去,遺風跟在她身后幾步遠的地方,就那么不緊不慢地跟著。

        她帶他進了自己的屋,反手帶上門之前說了聲:“你們聊吧,我在門口守著,有什么事我便高聲招呼你們。”

        門合上了,遺風并不意外在拂景的屋里見著此時本該臥床休養的西陵客。

        “遺風……”

        他才開口便被他攔住了,“讓我先說吧!”遺風深吸氣極其鄭重地道,“自景妃、大伯故去的那一年起,我的命是清日殿下救的,我這個人、這顆心便全歸了她掌管。你只當我自那一年起便被先王殺了,只當這世上壓根沒有西陵遺風這個人——我只是遺風而已,一個沒有姓氏,見不得光的黑衣殺手,殿下的秘器。”

        西陵客猛地起身吼道:“你身上留著西陵家的血,不管你說什么做什么,這一點是無從改變的。”

        “這世上留著西陵家血脈的不止我一個,可我們都不再是西陵家的人。”遣遺風意有所指,卻未曾明言,“有些事從一開始就錯了,注定回不到正確的道路上來。”

        “你有選擇,你可以離開王宮,回到我們中間,做回西陵家的人。”在西陵客看來一切竟如此簡單,卻不明白遺風何以不跨出這一步。

        他們的固執如出一轍,再談下去不過是浪費時間罷了。遺風最后一次提醒他:“殿下的智慧與魄力絕非一般人可比,你若想集結西陵家的殘余勢力與之相抗衡,無異于以卵擊石。若你當真想為西陵家留下一線血脈,就帶著他們隱世,好好過幾天清閑日子——今**不殺你,他日再相見,你若仍一心違抗殿下,我必讓西陵家流盡最后一滴血。”

        遺風拉開大門,拂景就坐在臺階上兀自發著呆。他闊步而下,走過她的身旁忽然定住了。

        “當年先王欲殺我的時候,你為什么不為我求情?”

        “有用嗎?那個時候,那樣情況,我為你求情——有用嗎?”

        沒有用。

        他很清楚,那樣的狀況,那樣的場面,誰求情也沒有用——就連淡月為他求情都不會有結果,殿下只是個例外——然而,當他陷于生死一線的時候,當他哭著喊著求著景姨救救他的時候,她卻一言不發、面無表情地瞪著他,那種絕望每想起來他都一身冷汗淋漓。

        他要的不過是一記關懷的眼神而已,那或許是他人生最后一個希望,她卻連這么渺小的希望也吝嗇給他。

        “是你帶我進宮的,最后一刻也是你讓我對這座宮殿徹底絕望。”遺風臨走前只丟下了這句蒼白的話。

        拂景頹然地跌坐在庭院中央,她沒有辦法讓他明白,在知道真相的那一刻,她等于已經死了。

        真相的殘酷足以殺死一個人,一個對愛充滿了希望的人。

        夜色中的每個人糾纏于過往刻出的傷痕無力自拔,悄然未見有個人早已在暗處洞察這萬變的瞬息。

        遺風抱著滿懷的書冊去史館還書,遠遠地便瞧見門口站著兩排平日里跟著斜清日殿下的侍衛。從這陣勢里看來,約莫殿下也來史館了。

        他進也不是,退又不是,想了想還是徑自走進去,還了書便在一旁跪著。

        清日正抱著一卷書看得津津有味,見他跪在那里反倒不自在起來。她先笑了起來,“同是來看書的,不分尊卑。你起來吧!想看哪卷書拿就是了,只是別拿我手中這卷。”

        “遺風不敢。”

        “起來吧!起來吧!”她的注意力又回到書上。

        遺風不出聲,也不去找書,只在一邊靜靜地候著。良久,清日的聲音自書冊后面不緊不慢地飄了出來。

        “見著西陵家的人了?”

        遺風一怔,想想又不覺得吃驚。跟著殿下這些年,她的智慧、膽略和超乎常人的謀劃能力,他早已不覺為奇。

        別人下棋,往往超前考慮兩三步再著手眼前這一招。殿下布子,是將全盤考慮透徹方才下第一子。謀定而后動,她怕是連結局都考慮清楚了才將手自赤袍中探出。

        西陵客拿著西陵家僅有的血脈跟這樣的人斗,結局已然見分曉。

        “殿下,遺風有罪,沒有滅了西陵家的余孽,我辜負了殿下的期望。”

        “我只要你探察清楚客鄉一伙的身份和實力,你查清了,便行了。不用出手,也還未到出手的時機。”說完這話,她又翻到下一頁繼續看書。

        遺風靜默地守在旁邊,告訴自己不可以有任何不該有的想法。他的心要和他的人一樣,始終保持沉默——沉默到死。

        約莫半個時辰之后,她書看完了,人也累了。以手撐著腦袋闔眼歇息,燭火無端跳躍,她手旁的那盞竟滅了。

        遺風慣性地拔出刀守護在她的身前,一雙鷹眼四顧察看,隨時準備出刀滅了一切妄想靠近她的危機。

        她的聲音偏在這時候自他背后傳出擾亂他的心神,“不想回到他們中間嗎?即便剝奪了‘西陵’這個姓氏,你身上到底流著和他們同樣的血。”

        “我本不是西陵家族的人,又何論回到他們中間?”這話是從他心尖上擠出來的,是那一年得知真相后硬生生從他心上拔出來的回答。

        一旁伺候的九斤半慌忙點亮了近前的另一盞燈,遺風轉身對著主子的時候,只看到斜日點了點頭,很滿意他回答的模樣。

        然門外那欲進又未進的一抹赤色佳人聽到這話卻剎住了腳步,轉回身,她心中亦有了主意——

        滄江九年,四月十三,宜出訪,忌宰殺。

        王宮正殿依舊充斥著濃烈的藥味,這些年頭痛病日復一日地糾纏著王上,他早已被病痛折磨得失了帝王的氣魄。

        見到來問安的淡月妹妹,也僅僅只是寒暄了兩句,王上便稱乏回到床上躺著歇息了。

        王后素縈陪著淡月小主在偏殿喝杯茶,宮人們送上了茶,淡月并不急著喝,倒是遣退了左右,換了王后身旁的小椅上擠著。

        “王嫂,我看王兄的氣色一日不如一日,說句大不敬的話,對這后面的事,你可要早做部署啊!”

        王后心中正在盤算著這檔子事,苦于身旁沒個人可以幫她推敲推敲,正急著呢!淡月偏在這當口提及這話,可不撞在了她的心坎上。

        “我的好妹妹,我雖是你的王嫂,可大你許多,這些年也算是看著你長大的。你幫王嫂我思量思量,這后面的事可怎么好呢?”

        她這一開口,淡月頓時滿面愁容,“王嫂啊,王兄在一日,你是這天下的王后,是這宮里的女主人。一旦王兄走了,你和歸兒的日子可就難過了。”

        她口中的“歸兒”不是旁人,正是王兄唯一的兒子——歸小主。

        照理說,王上唯一的兒子早該封了“殿下”,可這宮里唯一的殿下是清日,即便是王上僅有的繼承人一直以來也只落得“小主”的身份,見著清日還要行禮請安。

        王后多次為兒子向王上討加封,卻未果。眼見著王上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按照革嫫的祖制,若王上突然駕崩,在未確立繼位人的情況下,由殿下即位。

        這就意味著她和兒子得在清日的權威下于宮中度過他們今后的全部歲月。

        她不甘心,她好不甘心這輩子就這么被打發了。

        她張氏素縈于十六歲入宮嫁給當時的滄江殿下,先王在時,她的夫君日日仰望著先王的鼻息,深怕一個不小心觸怒了先王,帶來滅頂之災。夫君尚且如此,她更是小心謹慎,步步為營。

        好不容易盼到夫君成為至尊天下的王上,好不容易生下兒子,本以為可以活得輕松些許。可她的夫君病了,這一病便是九年。

        九年的時光,是花開花謝,是陽光嫵媚,是雨露酣暢,是白雪郁郁,是風卷香葉皆與她無關。

        她的日子被鎖在了這座滿是藥味的大殿里,她在急劇地衰老,她知道。

        無可奈何地看著日子一天天由手邊飛出了窗外,抓不住,逮不著,就這樣悠悠地走了。她僅剩下唯一一點念頭,等著盼著,待到兒子即位成為這革嫫無尚榮光的君主,她便安心了。

        只是,眼見著王上的生命一點一滴地流逝殆盡,她那僅有的希望也在慢慢變成失望。

        王上似乎……似乎沒有要將王位傳給自己唯一一個兒子的打算。

        隨著王上的病情加重,她已有些急了。淡月偏在這時候提起這話,正觸到了她的心上。

        “妹妹,你可有什么好主意?或者你去跟你王兄開這個口,如何?”

        淡月忙擺擺手,示意素縈王后莫要提這話,“王嫂,這宮里與王兄至親至近的就這么幾個人,你說王兄最疼誰?最偏信誰?”

        這還用說嗎?全王宮的人都知道,清日的話在王上的心目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要不然王上病重這些年,也不會將軍政大權全都交由她掌管。

        淡月兩頭一點撥,“清日在王兄心目中的位置是不容改變的,既然我們變不了王兄的心意,想要得償所愿,恐怕就要動一動腦筋了。”

        她附在素縈王后的耳旁說了許多,說者狀似無意,聽者卻是驚心。

        “這……這……這恐怕……”

        素縈王后努力平復著自己的情緒,揣在袖口中的兩只手互相攀附著,不讓它們顫抖到讓人察覺,只是她說話時顫抖的唇到底還是暴露了她的怯懦。

        主意淡月出了,話她也挑明了說,“此事于我并沒有切身利益,只是看不過同為一奶同胞的姐妹,她卻一輩子騎在我頭上,順道幫你娘兒倆謀劃謀劃。你若動手,我自當幫你。你若沒有那個氣魄,只當我這些話沒說。王嫂,您細心思量著。”

        查看全文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軍事小說排行

          人氣榜

          xvideos中文网热国产无码xvideos